“看空里拉的小规模投资者,现在他们正在为遭受的损失而感到崩溃。”这个圣诞节前夕,持有土耳其主权货币里拉的投资者心中或五味杂陈。

当地时间12月24日,得益于数十亿美元的政府支持以及承诺将弥补的部分存款的外汇损失,土耳其里拉当日收涨超过50%,而2021年年尾的圣诞节一周,成为该国里拉有史以来波动最为剧烈的一周。

有数据显示,土耳其本国人在当周早些时间段,并未抛售手中美元。这背后意味着,此番里拉的强劲上涨环节中,土耳其本国人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几乎为零。有交易员测算,上周,政府决定进行干预为该国央行造成了超过80亿美元的损失。

史无前例的暴涨暴跌

由于意料之外的降息以及市场对于通胀螺旋的担忧,里拉在2021年度经历了长达数月的下跌。在年尾阶段,一度暴跌至1美元兑换18.4里拉的历史低点。

也是圣诞节前一周的周一晚些时间,土耳其总统统塔伊普·埃尔多安(Tayyip Erdogan)公布了一项计划,决定该国财政部和央行将偿还兑换后的里拉存款兑外币的损失,引发了该货币有史以来最大的盘中反弹。

土耳其央行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12月17日,该国当周外汇存款净增加54亿美元。经历该国央行最新一次降息的冲击后,当日美元/土耳其里拉收盘价达到16.41,之后在埃尔多安宣布“存款保障计划”后,创下18.36的历史新低。

具体来看所谓“存款保障计划”,即持有本国主权货币的居民把钱存到银行后,汇率贬值与存款利率的差额将政府补足。如此一来,当贬值幅度小于官方利率时,也能确保居民拿到存款时承诺的利息。

埃尔多安在接受广播公司AHaber采访时表示,土耳其人对当地货币表现出信心,在反美元化计划宣布后,里拉存款增加了238亿里拉。但根绝BDDK银行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在上周大量积累美元后,土耳其个人储户周二持有1637亿美元的硬通货,该项指标与周一和周五几乎持平,当时总额为1638亿美元。

不过,里拉从交易员和经济学家所谓的“国有银行后门美元销售”中获得巨大提振,并得到央行的支持。

有多位银行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推算称,仅在上周的头三天,土耳其央行的净外汇储备就下降了85亿美元,而这一数据在去年12月的跌幅总计近180亿美元。

“我们预计,隐形干预将继续主导价格走势。”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货币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即使里拉企稳,经济中仍然存在强烈的通胀冲动,将继续侵蚀任何本币的价值”。

土耳其央行行长Sahap Kavcioglu表示,该银行可能在两周内签署两项货币互换协议。

国有银行市场干预措施

路透社周四援引包括一名土耳其高级官员在内的四位熟悉这些行动的消息人士报道说,在埃尔多安宣布之后,土耳其国有银行上周早些时候大量抛售美元。

不过,该国国有银行尚未就此情况公开表态。实际上,本月早些时候,该国央行也曾宣布美元抛售市场干预措施,不过最新的一周并没有宣布新一轮的相关行动。

土耳其财政及金融部长Nureddin Nebati当周谈及干预措施时表示,土耳其正在”以积极的方式使用其掌握的所有工具”。截至12月17日,该国央行的净外汇储备从一周前的212亿美元跌至122亿美元,达到5月份的最后一次触及的水平,以反映干预措施。

“国有银行为外汇余额提供了重要支持,但不仅仅是国有银行在出售美元。”有土耳其银行交易员表示。

实际上,早在2019至2020年间,土耳其央行就通过国有银行出售约1280亿美元,以稳定里拉,耗尽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并招致政治反对派的尖锐批评。在埃尔多安的压力下,尽管通胀率跃升至21%以上,但自9月以来,该国央行已将其政策利率下调500个基点至14%。明年价格上涨将可能达到30%,部分原因来自里拉贬值。

不过,土耳其财政及金融部长Nureddin Nebati在当地时间上周四晚间接受土耳其NTV采访时表示,土耳其里拉疯狂贬值将会以某种形式反转,“在美元兑土耳其里拉一路突破15、16、17关口的过程中,一直有人在不断地买入外汇,这些人肯定不是大型的金融机构”。

刚在本月初履新不久的Nebati强调,土耳其政府已经反复地警告投机者不要投身于泡沫。“与之前一样,本周遭到市场重创的就是那些看空里拉的小规模投资者,现在他们正在为遭受的损失而感到崩溃”。